寻访韩复榘被扣押处
难忘那年灯会
回家过春节
正月不剃头
通许县童家大院
龙虎街与“龙虎榜”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14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寻访韩复榘被扣押处

刘海永 文/图
双龙巷35号院大门
韩复榘被扣押处旧址
 

说起韩复榘当年在开封被蒋介石扣押之事,开封人大多比较熟悉,但是具体地点在哪里呢?现在流行的说法是在南关袁家花园旧址,就是当年召开军事会议的地方。甚至很多影视、纪实作品也采用这个说法。其实,如果静下来思考一下,大敌当前,蒋介石是不会这样草率行事的,这不像他的处事风格。那么,韩复榘在开封被扣押的地点在哪里呢?近日,笔者闲翻收藏的地方文献,在油印版的《开封市顺河回族区地名志》(征求意见稿)“双龙巷”条目下第117页记载:1938年年初,韩复榘带兵赴豫,驻扎在杏花营,韩复榘亲自进城投奔冀鲁豫三省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孔祥榕家,孔祥榕居住在双龙巷45号(现在是35号),当年可是一个豪华的四合院。该书说韩复榘在孔家被捉,次日被押解到武汉。

这一线索与其他说法完全不一样,却不无道理,符合蒋介石的做事原则。前几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公开了该院保存的《蒋介石日记》手稿本。从他日记中的记载可以推测蒋介石处理事情的方法。如,研究蒋介石的专家杨天石两度赴美研读《蒋介石日记》。在1945年9月29日的蒋介石日记中,杨天石看到蒋介石罗列了中共11条罪状,并决心要扣押和审判毛泽东的文字。对于“扣毛泽东”的后果,蒋介石非常清楚,他首先想到了美苏双方可能的反应。由于当初赫尔利曾以美国的国格担保毛泽东赴渝谈判的人身安全,一旦他扣留毛泽东,美国必定大为恼火,而苏联很可能“以此借口,强占我东北,扰乱我新疆”。即便是这样,蒋介石还是觉得值。貌似蒋介石准备豁出去了。但在第二天,蒋介石又犹豫起来。蒋介石在1945年10月6日的日记中写道:“对共问题,郑重考虑,不敢稍有孟浪。总不使内外有所藉口,或因此再起纷扰,最后唯有天命是从也。”从这段日记中可以看到,蒋介石是注重面子上的事儿的。由此可以推断,他绝不会在会场明目张胆扣押韩复榘。

那么,如果按照《开封市顺河回族区地名志》(征求意见稿)上面的记载,韩复榘在双龙巷孔祥榕家中被抓,一定会有当事人的回忆来印证。笔者查阅文思主编的《我所知道的韩复榘》(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4年),在书中读到大量当事人对韩复榘开封事件的回忆录。据当年韩复榘的下级、第十二军军长孙桐萱回忆,“济宁布防后,韩驻钜野”。一天,蒋介石亲自给韩复榘打电话说他决定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在开封开个会,请向方(韩复榘号)兄带孙军长等务必到开封见见面。“我和各旅、团长住在省府东边路南指定的一个旅馆,韩复榘带着刘书香、张国选等住盐商牛敬廷的房子内。韩次日迁至孔祥榕的家里,卫队分驻牛、孔两处。韩随后叫我搬到牛宅,与刘书香、张国选同住一起,以便办公。次日午后约两点钟,韩到我们住处,和我们一同乘车赴开封南关袁家花园内礼堂开会。”由此可以证明,韩复榘就是居住在双龙巷孔家的。有的说法是韩复榘在“开封会议”现场被蒋介石扣押。张宣武是当年的现场亲历者,他在回忆文章《开封会议》中写道:“当蒋介石讲到有些高级将领保存实力,拥兵自卫,不听命令时,我偷眼观察坐在第一排那帮高级将领,只见他们一个个正襟危坐,俯首敛容,尤其韩复榘把脑袋耷拉得更厉害,他的脸皮几乎要同桌面碰在一块儿了。”当晚,蒋介石备好晚宴招待众将领,他却没参加。“晚8时左右,我从宴会厅回到旅社住处。同来同住的人差不多都没在家,于是我就到一家电影院去看电影。晚9时左右,忽然停电了,据说全城的电灯都熄灭了;同时听到外面大街上由北而来逐渐南移的不太稠密的枪声。”1月12日一早,人们互相奔走相告,纷纷传说韩复榘于昨晚被捕、押送武汉等。孙桐萱在《韩复榘被扣押前后》一文中回忆:当天夜间两三点钟,蒋伯诚忽然进来对他们说向方被扣了。孙桐萱几个人大吃一惊,蒋伯诚说蒋介石要召见孙桐萱。“我同蒋伯诚走到门外,始知军警已将我们住所包围,气势汹汹地将我们拦住,不许出大门。经蒋伯诚给侍从室钱大钧打电话联系之后,始得出门。我到袁家花园见了蒋介石。蒋说:‘韩复榘不听命令,不能叫他回去指挥队伍。’”任凭孙桐萱怎样求情,蒋介石只说“好。好。考虑考虑,考虑考虑”。从以上亲历者的回忆中可以证明,韩复榘确实是在双龙巷被扣的。当年,韩复榘的手枪旅专门派兵把守孔宅,忽然全城停电也是蒋介石令人精心设计好的,戴笠派的特务在双龙巷孔宅与韩复榘卫兵展开了一场激战。终因韩复榘寡不敌众而被抓。1938年1月23日,国民政府发布通告,以韩复榘违反战时军律,明令褫夺陆军二级上将原官及一切荣誉勋典,免去山东省政府主席本兼各职,交军事委员会提付军事法庭审判。经过开庭审讯,韩复榘被判死刑,其罪状如下:一、不遵守命令,摒弃国土;二、强迫鲁西人民购买鸦片;三、强征捐税;四、侵吞公款;五、收缴人民武器。

2014年春节前夕,我和朋友专程到双龙巷寻找孔祥榕旧宅。由于时过境迁,现在的35号院已经看不到当年四合院的模样。普通的铁皮门,院子里面空间狭小。史料记载,韩复榘在孔宅东屋被抓,现在的院子里还真有个东屋,只是被房主翻修了。现在院子的主人不知道他的这个院子当年居住的竟然是孔祥熙的本家——冀鲁豫三省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孔祥榕,更不知道这个小院曾经发生过重大的历史事件。说起韩复榘,他们也知道,就是不知道是在这个院子被抓的。开封就是这样,寻常巷陌曾经书尽风流,一砖一瓦皆有传说。虽然见不到原始建筑,好在还有文献记载了线索,还有回忆承载了历史,通过寻访,我们会不断发现真相。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