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生活智慧 传统文化精髓
版面导航      首页  
 
2019年8月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人生活智慧 传统文化精髓
——由古都开封的餐具卧具文化谈中华生活文明的古今
 

汴浚

开封是八朝古都,建城史4000多年,是国务院公布的首批二十四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中华民族的先人最早生活在黄河中下游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筷与勺、碗与盘、床与席等都是人们日常的生活必需品,古代中国的中原地区既是这些物品的发祥地,又是它们的集散地。古城开封在筷、勺、碗、盘,床与席的生产、流通,以及风俗形成、礼仪成规诸方面都起着突出的引领作用,这些在文献史料记载中,在考古发掘中都十分到位。吃面要用筷子,喝汤要用勺子;盛饭离不开碗,端菜离不开盘;睡觉在床上,坐卧在席上,这一切大家都熟视无睹、习以为常。其实它们的每一样,无论其来历、形态、演化,无论其与风俗、习惯的形成,无论其与礼仪、艺术的关系,背后都有一串古今文化史。

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卷之四《食店》一节中首先明确表明自己的作者身份“吾辈入店”,这是全书中唯一的一次,他还在文中记述到宋人吃羹“旧只用匙,今皆用箸矣”。匙者勺也,箸者筷也。《东京梦华录》中的这一记载,被后人和现代的学界公认为是我国餐具演化的一个权威历史性记录。

筷的叫法,据说到明代才出现。在其之前,箸、梜、筴、筯等多个字代表着筷、筷子。最早见于文献史料的箸是在战国时期的《韩非子·喻老》中:“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故箕子见象箸以知天下之祸。”殷纣王因使用象牙筷子而被视为亡天下之因,看来用什么筷子绝非一桩小事。考古发掘发现最早的筷子,当属上个世纪90年代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在高邮龙虬庄新石器时代遗址一系列发掘中出土的42根骨箸,专家认为这是中国最早的筷子原型。

人类吃饭取食的形式大致分三大类,一类是手指取食、一类是筷勺取食、一类是刀叉取食。学界一般认为,勺子的历史有8000多年,叉子的历史有4000多年,筷子的历史有3000多年。在上古时期,我们的祖先主要是手指取食,也就是直接用手抓饭吃。《礼记·曲礼上》记载:“共饭不泽手。”孔子第三十一世孙、唐代著名经学家孔颖达解释说:“古之礼,饭不用箸,但用手,既与人供饭,手宜洁净,不得临时始捼莎手乃食,恐为人秽也。”据说孔子与七子共饭时,就是席地而坐、用手抓饭,今日看来斯文何有哉?

筷子是何时何人发明的,无确凿的史料记载,长期以来有两种传说供人研赏。一是姜子牙和筷子。不想再和姜子牙过苦日子的妻子在饭内下了毒药,想毒死他。没想到当姜子牙伸手去抓饭的时候,突然有一只鸟飞了过来,一口啄在他的手上,姜子牙放下了饭碗没当回事,又去端饭碗时那鸟又啄了他的手。如此三番,姜子牙想这肯定是只神鸟,一定想要告诉什么。姜子牙忙起身追着鸟跑,到了一个山坡的竹林边,鸟不飞了,站在竹枝上叫道:“你妻子在饭内下了剧毒,你以后别用手取饭吃了,用我足下的竹枝夹着吃吧。”在神鸟的提示下,姜子牙折了两把竹枝回家,他十分宽容想毒死他的女人,像什么事都未发生一样,只不过从此每次吃饭都用两根竹枝进餐,以后就改进成筷子了。二是大禹和筷子。当年大禹治水,九过家门而不入,是因为治水任务十分紧迫,必须争分夺秒地干。每当开饭时,送来热烫的饭菜不能立马下口,大禹感觉这太耽误时间,便用两根小棍夹着吹吹吃。大家看在眼里,争相效仿,原始的筷子便应运而生。所有表示筷子的汉字,像箸、筯、䇲、梜、筷、櫡等,都有竹或木的偏旁,看来两个历史传说也应了这个规律。

2012年8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博士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人早在战国时期就发明了筷子。如此简单的两根小细棍,却高妙绝伦地应运了物理学上的杠杆原理 。筷子是人类手指的延伸。手能做的事,筷子也能做,且不怕高温、不怕寒冻,真是高明极了。比较起来,西方人大概到16世纪才发明了刀叉,但刀叉哪能跟筷子相比?”读过李政道博士这段话,大概原以为筷子十分简单无甚意义的想法也会有所改变。其实使用筷子还有一些一般人意想不到的好处:一是能让你细嚼慢咽,能够帮助你减肥。二是能增加你珍惜食物的意识,有助于你品尝美食。三是助你人脑协调,提高手的灵巧度。这一点尤其对培养刚刚开始学着自己吃饭的幼儿,作用十分明显,也是父母大多会执教的让孩子用筷子吃饭的入门课,人生生活技能的第一本领,对促进儿童的大脑发育特有意义。我国著名民俗学家、作家冯骥才先生写有一首咏筷的诗:“莫道筷箸小,日日伴君餐;千年甘苦史,尽在双筷间。”

关于为什么将箸称为筷的原因,明代陆容所撰十五卷本《菽园杂记》中有明确的答案。该古籍为明代朝野掌故的史料笔记,作者陆容,曾在兵部吏部担任过20余年的重要职务。他在《菽园杂记》卷一中写道:“民间俗讳,各处有之,而吴中为甚。如舟行讳‘住’,讳‘翻’,以‘箸’为‘快儿’。”现在看来这是一次筷子文化的飞跃,推动这一飞跃的动力,是江南大运河一带的船家和渔民。“快儿”加上竹字头,既是“筷儿”,筷子是也。为什么说这是筷子文化的飞跃呢?首先,我国这种独特的取食工具,告别了史籍和文人学士所创造和使用的文词,开始使用筷子这一既有意思又非常通俗的名称。其次在全国范围内,就像《东京梦华录》所记载“旧只用匙,今皆用箸矣”之际,通过多种渠道也传入国外,当然首先是亚洲文明圈内与中华文化紧密相连的日本、朝鲜等国家。在日本,筷子文化至高无上,是一种主流社会的文明,使用筷子的礼仪比我们还讲究。有学者评价说筷子架起了世界饮食文化的桥梁。在以刀叉取食的西方,是怎样评论筷子的呢?意大利耶稣会利玛窦神父,明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八月,随传教团来到中国,历经澳门、上海、南京、北京等地,在中国20多年,是位了解东西方文化的人。他在遗著《中国札记》中多次提到中国的筷子文化:“他们吃东西不用刀、叉或匙,而是用很光滑的筷子,长约一个半手掌,他们用它很容易把任何种类的食物放入口中,而不必借助于手指。”颇为有趣的是,欧洲的许多西方语言都将筷子翻译为“用来吃东西的棒子”。1972年2月美国尼克松总统访华,在周恩来总理为他举行的国宴上,每位宾客的座位面前,桌上都有一块象牙座位卡和一双刻有客人名字的筷子。宴会结束时,尼克松总统的筷子被加拿大《多伦多环球邮报》记者伯恩斯顺手拿去。后来有人出5000美元高价收买,伯恩斯都不肯割爱。看来中国吃东西的小棒子还是很有魅力的。

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中注解:“箸,饭攲也。”何为饭攲?即一种奇妙的吃饭用具。对箸(筷子)的认识,不但西方人觉得中国筷子不可思议,就是古代的中国人自己也感到老祖宗的发明真绝。其实在取食用具方面,老祖宗发明勺的历史更悠久。

我国最早的勺出现于新石器时代,距今7000多年的河北省磁山文化遗址出土有早期的勺,被称为匕。匕是扁扁的骨片,长条形,有一个圆圆的勺头。我们的祖先经历了由生食到熟食、由粒食到粉食的食物发展进化阶段。中国文化院院长、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许嘉璐先生,在《中国古代衣食住行》一书中,细致描绘了 先人用匕吃肉的情景:“古人席地而坐。肉在镬中煮熟后用匕把肉取出放到俎上,然后将俎移至席上,食者用刀割取。匕,《说文》上说:亦所取饭也。也就是说匕即后代的饭勺。根据文献可知古代匕有两种,舀饭的匕较小,把肉盛出的匕较大。” 勺的用途和演化都与我国一种历史久远的食物有关,这种食物就是羹。

何为羹呢?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汉语词典《尔雅》注释为:“肉谓之羹。”就是带有肉类的浓汁食物。从公元前17世纪商汤时期,杞人伊尹作为见面礼为帝汤做的一份鹄羮,到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左传》中所说庄公部下“为尝君之囊”再到北宋《东京梦华录》中孟元老所记载的百味羹、金丝肚羹等十几种羹食,羹一直是我们中国人的一种主要食品,吃羹的主要餐具就是勺子,更确切地说就是调羹,体量较小的小勺子。羹逐渐演化出很多的花样品种,有浓汁炖肉的羹,有蔬菜清汤的羹,有荤素搭配的羹……更重要的是,从我们的老祖宗开始,中国人有吃热食的习惯,无论是羹还是汤,无论是饭还是菜,一切皆要趁热吃。大家待客请人吃饭,都常说“趁热吃”的客气话。其实像羹之类的食物里边肉多,放凉后会不可口,还是趁热吃较好。这时,调羹小勺子就发挥出作用来,搅一搅、拌一拌,用勺子舀一口、吹一吹,即使再滚烫的羹到嘴里也可品尝进肚。这时勺子是主要取食餐具,筷子只有辅助功能,大概这也是为什么筷称筯的原因吧。

筷子在餐桌上的摆放和使用,在生活中有着许多规矩、礼仪的讲究事项,有着“十二不准”之说。现择其要点介绍如下:其一,用饭前、用饭中筷子要摆放整齐,有筷架的要注意使用,这样既整齐又卫生。其二,手拿筷子说话时不要筷尖指人对客,这样有失礼貌。其三,筷子含嘴里,叭叽叭叽带嚼带出声,习惯不好,缺少家教。其四,击盏敲盅,如同乞丐要饭,为人不齿。其五,目中无人,用筷子在桌上的菜盘中来回寻找自己爱吃的。其六,递筷、放筷要轻拿轻放,防止筷子落地,以防失礼和弄脏筷子。而勺子在餐桌上的摆放和使用,就没有太多的讲究。

总的来说,从历史上看是先有勺后有筷,因吃羹的勺子比筷子重要,后因面条的出现,筷子成了主要的吃食餐具。勺子与筷子的演化,记录着我们中华民族在饮食文化方面一步一步走来的深深脚印。

文化都是相通的,勺在科技领域也占了重要的一席。我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指南针原型——司南,其指示南北的就是一柄长勺。东汉思想家王充的《论衡》卷十七《是应篇》说:“司南之杓,投之于地,其柢指南。”司南是中国古代用以辨别方向的一种仪器,指南针的原型。杓即勺,勺头与勺柄分指南北,勺子是用天然磁石琢磨而成,放在有指示的铜盘之上,可以转动,当它静止时勺头勺柄就分指南北,勺子可谓奇器矣。

1992年春天,开封市文物工作队和尉氏县文物保管所联合,对尉氏椅马圈文化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其发现包括新石器时代早、中期遗存和少量东周时期遗存。发掘出的器物和生活用品有各种各样大小不同的石器、陶器、青铜器,其中有钵、碗9只,最大的大口径36厘米、高7.6厘米,可谓是开封人说的大海碗;最小的碗口径16.8厘米、高5.6厘米。钵、碗皆为泥陶质、敛口、曲腹,外饰红褐色彩带。1989年11月,开封市文物工作队和杞县文物保管所在杞县段岗文化遗址进行正式考古发掘,在此期间调查朱岗遗址,并进行抢救性清理试掘。因附近村民长期在此大量取土,文化层毁坏殆尽,只出土少量属于郑洛二里头文化遗迹的器物,但发掘获得圈足盘一个,盘子夹细砂浅灰色,厚胎,窄卷沿下垂,尖圆唇,浅腹,大平底,通体磨光,口径26厘米。这个盘子相当珍贵。

吃羹用碗,喝汤用碗,吃米饭用碗,吃面条用碗, 大碗喝酒,小碗喝茶,中国人从古至今,生活中是离不开碗的。 盘的作用同样重要,只不过东方人看重碗、西方人侧重盘。碗起源距今至少在1万年前,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就有了碗的雏形,基本形状至今未变:大口、深腹、平底,口大底小,多为圆形,是吃饭喝水的常用餐具。但在先秦两汉的文字记录中,罕见碗的出现,人们使用它,却不称之碗,而另有称呼——盂、钵、杯、簋、盌、椀等。像反映周初到周晚期500年间社会面貌的《诗经》中《权舆》记有“于我乎,每食四簋”,这也是较早关于碗的记载文字。碗其实是一个形声汉字,字从石、从宛,宛意为凹形,石与宛结合起来,表示凹形的石制容器。这样看那不就是我们所用的碗吗?对碗与盘来说,碗与碟的“血缘”应该更近,虽然碟一般是指小盘子,但它也是石字部首,同属石制容器出身,也更具体的表达是盛装食物的餐具。而盘则不然,盘的字面含义太宽:既有放菜的盘子,又有算盘、棋盘之说,还有股市开盘、计划定盘之讲;既有盘查盘点之说,有盘亘交错、盘根问底之义。不像碗只是个单义名词,碟同样含义很简单。(未完待续)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