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黄满枝
为祖国腾飞自豪
浅秋
鼓楼夜市(外三首)
情思悠悠
最浓不过战友情
秋天驾到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19年8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槐花黄满枝
任崇喜
 

步行上班,从一排国槐树下走过。只见一树树黄色小花,花色明丽,细碎的黄,一簇簇、一片片,挂在茂密的绿叶间,有别样风情。

能开黄花的槐,人称黑槐树。有一个大气的名字:国槐。能称之为国者,当然是最本土的。《尔雅》“释木”篇,便记载槐有数种。

槐的家族,成员众多,我们常见的,有国槐、金叶国槐、金枝国槐,有龙爪槐、刺槐、香花槐以及毛洋槐等。

金叶国槐与金枝国槐,是国槐的变种。龙爪槐,胜在造型,像空中盘旋的飞龙,小枝若垂柳,大枝如北方壮汉,集江南温婉与北方粗犷于一身,有异样的气质。

刺槐得名,是因枝上的托叶刺。刺槐原生于北美洲,18世纪末被引入中国,故称洋槐。暮春夏初,串串洋槐花,垂挂在绿叶间,洁白如雪,朴素明亮,乡村的空气中,弥漫着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香花槐,是刺槐的栽培变种,属于乔木,而毛洋槐则属于灌木。香花槐和毛洋槐的花,都是玫瑰红色。

“榆槐夹路,薇花对溪”“树之能为荫者,非槐即榆”……在北方,常见的土著树木,莫过于杨柳榆槐。蝶形花科槐属的国槐,枝叶细密,树冠饱满,主干挺拔,树身饱经沧桑。国槐羽状复叶,长椭圆形,深绿色,叶片薄而柔软。春天发芽时,圆而小的嫩绿叶片,在黝黑虬曲的枝干上,极其醒目。夏天,槐树叶舒展。摘一片绿叶,对折含于唇间,使劲吸气,发出的响亮声音,清脆如柳笛。秋天的槐叶金黄,有薄亮的质感,在淡淡的秋阳下,明丽一片。冬天的槐树,露出黑的本色,虬曲苍劲的枝条,横斜在空中,凸显瘦硬的骨感。

国槐茂盛的枝叶,可以阻滞烟尘、净化空气、消减噪声。国槐除了庭院可植,作为道旁树更多。国槐腰身粗,枝叶繁茂,排排相对而生,树干上的枝杈齐心协力往并不算宽的道路中心伸去,无意间搭成一条绿色长廊。酷暑的天气里,浓浓的树荫,为行人驱赶暑气。有雨的日子里,国槐的树冠一派生机,树叶泛着油光,青翠无比,浸着槐花的清香。雨后,落英一片,隐约可嗅见清淡的花气。槐树下是孩子们的游戏天堂,女孩跳皮筋、踢毽子、丢手绢,男孩打四角、转陀螺、弹玻璃球,玩老鹰抓小鸡、挑兵挑将的游戏。初长成形的槐豆,晶莹剔透,串串嫩绿中含着青绿,赏心悦目,带有丝丝凉意。

进入花香渐少的盛夏,国槐陆续开起黄白的花束,纷繁,细碎,却蔚然成一种气势。它蝶形的花冠,嵌在古钟形的花萼里,可谓巧夺天工;花丝细长,犹如昆虫探出的触须,在小心翼翼地寻找什么;花儿们喜欢呼朋唤友,成簇盛开,有团结活泼的喜兴劲儿,重重叠叠,悬垂成一团,摇曳在绿叶的云端。

国槐花期长,有七八十天,从夏日逶迤至秋。“落日长安道,秋槐满地花”,可见它花期之长。“七下八上”,盛夏的平原雨水充沛,几场雨下来,国槐绿叶更加明亮。一嘟噜一串的淡黄花儿,掩映在深绿色的树叶当中,摇荡心旌。站在树下细细品来,可嗅到隐隐的药香。

洋槐花,是应季美食;而国槐花,只宜入药。在古代,国槐花和栀子一样,是黄色染料植物。

国槐别称金药树、药槐。夏天天还不亮,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带着长杆和勾镰来采槐米。将整个花枝折下,及时曝晒,晒干后打下的花蕾,人称槐米。槐米是“凉血要药”,可治多种疾病。这样做虽然是为药用,却损毁了树木。槐米的时光短暂,由不得人。不过三五日,花儿便绽放开来。花儿谢后,结槐角。国槐的荚果,似短豆角。青色的槐豆荚,沉甸甸地坠在枝头,晶莹剔透。有风抚来,圆鼓鼓的荚果,从枝叶间垂下来,摇摇晃晃,像一串串小灯笼,因此有槐连灯、九连灯或金角儿之名。

国槐种子呈肾形,黑褐色。百姓形象地称其为槐豆、天豆。《神农本草经》记载,“槐实,气味苦,寒,无毒,久服明目益气,头不白,延年”,可入药用,可食用,且是酿酒的原料。干槐豆可以泡水喝,叫槐豆茶,有咖啡一样的香味,却不含咖啡因。

清代王士禛《池北偶谈》记载,乐安孙公,年已九十,却强健如四五十岁的人。他的长寿秘诀,就是一生服响豆。何谓响豆?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有记载:“按医书有服响豆法。响豆者,槐实之夜中爆响者也。一树只一颗,不可辨识。”让人感觉纳闷的是,这是“姑妄听之”篇里的记载。这个“季大烟袋”,或许也对此存有疑问吧。

服用槐豆的历史,久矣。《颜氏家训》上说,南朝梁人庾肩吾常服槐豆,年九十余,目观细字,须发皆黑。扁鹊“明目使发不落法”,就是“取十月上巳日槐子去皮,纳新瓶中,封口,二七日初服一枚,再有服二枚,日加一枚,至十日又从一枚起,周而复始,延年益气力”。

唐宋时代,用槐叶做成冷淘、热淘及槐叶饼等美食。杜甫这样描述:“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新面来近市,汁滓宛相俱。入鼎悉过熟,加餐愁欲无。碧鲜俱照箸,香饭兼苞芦。经齿冷于雪,劝人投比珠……”宋代苏轼,曾携白酒鲈鱼拜见詹使君,食槐叶冷淘,并作诗纪事。

“高高山上一树槐,手把栏杆望郎来。娘问女儿你望啥子,我望槐花几时开。”这首四川民歌,曲调轻松幽默,乡土气息生动而浓郁,槐成了爱情主角的传情物。

“千年松,万年柏,顶不上老槐歇一歇。”国槐高寿,且生长十分缓慢。作为本土树种,槐的种植历史悠久。《花镜》中说:“人多庭前植之,一取其荫,一取三槐吉兆,期许子孙三公之意。”

“面三槐,三公位焉。”周朝大力提倡种植槐树,并把槐树喻为国家的栋梁。“蓬山高价传新韵,槐市芳年挹盛名。”汉代长安读书人聚会、贸易之地,因多槐而得名“槐市”,“列槐树数百行为队,无墙屋,诸生塑望会此市,各持其郡所出货物及经传书记、笙磬乐器,相与买卖。雍容揖让,侃侃訚訚,或论议槐下”。“绿槐十二街,涣散驰轮蹄”“轻衣德马槐荫路,渐近东华渐少尘”……由长安通往秦川各地的大道两侧,所种槐树被称为“官槐”。北方的古都,多有长寿的国槐,数量巨大。

“归视其家,槐荫满庭。”“槐之言怀也,怀来远人于此,欲与之谋。”晚唐诗人吴融寓居岐下,看到槐花飘落,不禁触景生情:“才开便落不胜黄,覆著庭莎衬夕阳。只共蝉催双鬓老,可知人已十年忙。晓窗须为吟秋兴,夜枕应教梦帝乡。蜀国马卿看从猎,肯将闲事入凄凉。”

他发出喟叹,或许因为科举之事。

“槐花黄,举子忙;促织鸣,懒妇惊”“策蹇上长安,日夕无休歇,但见槐花黄,如何心不急”……唐代长安,每年七月,槐花竞放,如云如盖。此时,天下举子们正忙于备考。

钱易在《南部新书》中说:“长安举子,自六月以后,落第者不出京,谓之‘过夏’,多借静坊庙院及闲宅居住,作新文章,谓之‘夏’。亦有十人五人醵率酒馔,请题目于知己朝达,谓之‘私试’。”

“一士登甲科,九族光彩新。”科举时代,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是头等大事。孟郊对此深有体会:“长安车马道,高槐结浮阴。下有名利人,一人千万心。”郑谷在考场拼搏十多年,及第后有《槐花》诗云:“毿毿金蕊扑晴空,举子魂惊落照中。今日老郎犹有恨,昔年相虐十秋风。”

这个季节,已是立秋。“欲到清秋近时节,争开金蕊向关河”“此树开花簌簌黄,秋蝉鸣破雨馀凉”“槐树路长愁杀我,一枝蝉到一枝蝉”……光阴如水,岁月如禅,最难抵挡的是心里的苍凉之感。岁近年关,英雄迟暮,自古而今,人们悲伤的感觉,始终如一。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