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诗行
过年往事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
诗情画意夕阳红
我知道
赏雪读花
雪儿,我爱你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
孙 勇
 

从空中俯瞰,村子像一顶顶帐篷,从村里走出来的路,是固定这顶帐篷的麻绳。由于麻绳的拉扯,村子不会被风刮跑。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有的走进田野,有的走进县城,有的走进其他村子。

走进田野的路,把村民家里锅灶的温度送进田里,麦苗、玉米苗还有红薯秧,被锅灶的体温暖和出水绿的色素;走进县城的路,拉扯着村姑农夫的俏皮话儿,热闹了商场,热闹了街巷;走进其他村子的路,把黑夜里夫妻的私语到处扩散,还没有走进其他村子,就被从其他村子里疯跑出来的私语撞个满怀,路边的榆树杨树不忍细听,转过身去,捂住耳朵。

村子,因为有了这些路,气定神闲。

这些路,因村子而活泛,胳膊腿既健壮又有力度。

村子牵着路,牵出满院子彩色的想法;路依着村子,依出牛车吱吱嘎嘎的幸福。

田野,是村子的大海,村子漂在海上,扬起浪花,那是村子说给大海的知心话。

这些知心话很稠密,把从村里走出来的路鼓得拧成麻花。这些知心话,从这个村子漫进那个村子,从那个村子又漫进更远的村子,这些村子,被从村里走出来的路连接得丰富多彩。麦子熟了,稻子熟了,黄豆熟了,花生熟了;莲藕熟了,枣子熟了,苹果熟了,柿子熟了……从村里走出来的路,把熟了的麦子、稻子、黄豆、花生带回村子;把熟了的莲藕、枣子、苹果、柿子喊回村子。村子动情地拍了拍从村里走出来的路的肩膀,又从村民家中捧出一院子果实的芳香,从村里走出来的路伸展衣襟,把村子给予的满满的微笑和情感揣进怀里,村子与村子,被从村里走出来的路走通,和田野一起,跳起赞丰收的歌舞。

村子,是田野的航船,田野因村子而鲜活,村子因田野而富足。

从村子落户田野的那一刻起,这些路,就把村子与田野牢牢地捆扎在一起,村子、田野与从村里走出来的路相依为命,在大地上盛开太阳的光辉,照亮山川的秀美。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从不背叛村子。谁家的炊烟飘着青菜的味道,谁家的厨房蹿出饺子的肉香,从村里走出来的路都烂在心里。虽然村子有土墙、砖墙之分,虽然村子有草屋、瓦房区别,虽然村子有寨门、门楼画面,从村里走出来的路都不乱说,为村子的规矩立言,为村子的操守立命。

为了村子的名声,从村里走出来的路甘当义务宣传员。公鸡刚叫头遍,它就把村子的苏醒告诉给田野,谁家的男人扛着铁锨摸黑走出村子下地干活,谁家的女人一大早提着篮子去田埂上挖野菜,谁家的娃起早贪黑去学校念书,谁家的媳妇踩着晨露做好一桌子饭菜,从村里走出来的路,把村口卷成喇叭,把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触摸到的、感觉到的,一股脑儿张扬出去。让每一个过路的人,都晓得这个村子的好。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原本是坑坑洼洼的羊肠土路,走着走着,就走成了宽阔的水泥路、平坦的大马路。村子,走在从村里走出来的路上,原本的土墙、草房,甚至灰头土脸的院落,走着走着,就走成了砖瓦楼房,越走越敞亮,越走越光鲜。

田野,幸福地搂着村子,还有从村里走出来的路,久久地,反反复复地,做着一个个温暖的、彩色的、鲜活的梦。

 
3上一篇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