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诗行
过年往事
从村里走出来的路
诗情画意夕阳红
我知道
赏雪读花
雪儿,我爱你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年1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知道
张亚凌
 

44年前,我还是个小丫头,牵着家里养的羊跟着妈妈到集市卖。

来看的人不少,就是价格谈不拢。我怪妈妈爱计较,价格差不多就行了,又不是她每天在放羊。最终,没有人给固执的妈妈想要的价格,羊没有卖出去。我很沮丧。赶集前妈妈说过,等卖了羊,买完东西,扯块花布给我做件好看的衣服。好看的衣服泡汤了,还得继续穿哥哥穿过的破衣服,那憋屈劲儿,甭提了。直到离开集市,我都没有跟妈妈说一个字。

回家的路上,我走在妈妈后面,无精打采,羊也不牵了。她不愿意卖给人家,就自个牵回去。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给那只羊割草了,她舍不得卖,自己割草去。4公里路,变得像40公里那般遥远而绝望。还记得来时,我牵着羊兴高采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像花衣裳就在我的前面,引着逗着我赶快走。而此刻的我,低着头,踢着路上遇到的小石子、小木棍,以至于想将自己的脚从腿上踢出去,可就是踢不走笼罩在心头的沮丧。

我瞅着前面的妈妈,越瞅越憋屈:真是讨厌,自己又不给羊割草,还把一只羊当宝贝。世上咋有这么坏的人?还偏偏是我的妈妈。

低着头,磨磨蹭蹭地走在后面。我无聊透了,扭着拐着见啥踢啥走起“之”字来。我知道,妈妈在等我赶上她。她牵着羊,走走停停,还不时回头看。哼,就是不跟你一块走,就是要闹别扭,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不高兴,都是你惹的。

突然,眼前一亮。钱?揉揉小眯缝眼,是钱,真的是钱!

一张五元的纸票,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路上,等着我踢呢。

跑过去捡起,举着冲妈妈喊:“五块钱,我捡到五块钱!”而后欢快地跑过去,挥动着手里的钱说:“返回返回,有钱了,扯花布给我做新衣裳!”妈妈接过钱,先是惊喜,连声说:“就是五块钱。”马上恢复正常,她说:“是人家的,不是咱的。”“没人知道就是咱的,赶紧走!”我的欢喜里掺杂着急切,不敢让人家返回找钱时碰上。妈妈没动。“人家回来找咋办?赶紧走,走了就没人知道是咱捡了!”我的急切已经压过了欢喜。那时,我一定是想花衣服想疯了,怂恿着妈妈赶紧逃离现场。“我知道。”妈妈开了口,“我知道这钱是人家的,不是咱的。” “愚蠢”的妈妈真的等到了来找钱的人。当她要把钱交给那人时,我扑过去一把抢过,哭着说:“是我捡的,我不给。”为此,我还挨了妈妈一巴掌。

多少年后的一天。我坐几小时夜班公交车,又奔波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一个座位。刚坐下,看见一个年轻人搀扶着老人过来。我起身打着呵欠让位。作为教师,我教学生尊老爱幼,要尽可能给别人以方便。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更知道该如何做。

“我知道”,这三个字很重要,很多人就是忘了“我知道”才没有看护好自己,以至于自己错过很多美好,也将这个世界弄得更糟糕。

 
3上一篇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