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聚天下英才 助力开封出彩
市委统战部4件作品获奖
共叙同胞情谊 共谋合作发展
河道南移:金后黄河祸开封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2020年10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河道南移:金后黄河祸开封
全媒体记者 李晨翀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亿万华夏儿女心目中的圣河。对开封而言,黄河的意义远不止于此。这是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座城市与一条河有这么多纠缠不清的恩怨纠葛。开封因河兴起,成为历史上的繁华大都市,但也因河患多次被淹没于滚滚泥沙之中。

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葛奇峰向记者介绍说,黄河带给开封的不仅有辉煌,更有惨痛的记忆。北宋以前,黄河在安阳滑县以北流过,距离开封有100多公里之遥,虽然不断决口泛滥,但对开封并无直接影响。北宋末年,黄河主流向东南摆动,常由汴、泗、涡、颍之道入淮河。黄河、淮河间的河流与湖泊大多是这个时期因黄河的决口泛滥而渐趋废弃的。运道废弃,交通中断,昔日凭借水运有利条件发展、繁荣起来的开封自然走向衰落。加上元代建都北京,大运河及海运开通,政治中心与交通路线发生转移。所以,元明时期,开封由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城市沦为一个地区性的政治、经济中心。黄河真正开始威胁开封的安全是在金代黄河向南大改道以后。金代黄河河道南移,开封城池紧临黄河险工河段,成为黄河徙、决、冲、淤的最大受害者。

葛奇峰告诉记者,据有关资料统计,黄河自金明昌五年(1194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的755年间,在今开封市境范围内较大的变迁有7次。河患频繁,导致黄河不断地改道,河道逐渐南徙。

第一次是在南宋端平元年(1234年)八月,蒙古军南下,决开封寸金淀淹灌南宋军队。大河由开封经陈留至杞县,冲塌杞县城墙。遂于黄河北岸筑新城,迁县治。后修复故城,称南杞县。大河一支穿过二城之间,经鹿邑、亳州等地汇涡入淮;一支走杞县新城之北,夺濉河,经睢州(今睢县)、宁陵、归德(今商丘市)、虞城、萧县、徐州合泗入淮;一支由杞县故城南,经太康、陈州(今淮阳县)、颍州(今安徽阜阳市)等地汇颍入淮。到元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黄河已由中牟以上分出一股,走开封城西,经尉氏、洧川(现属尉氏县)、鄢陵、扶沟等地入颍汇淮。元大德九年(1305年),河决陈留等地入兰阳、仪封(今均并入兰考县)。元延祐元年(1314年),河决小黄村(今祥符区杜良乡黄铺),分流南下,经陈留、通许、太康、陈州合颍汇淮。这股河逐渐西移,到延祐五年(1318年)已迫近开封城。延祐七年(1320年)以后,这股河再无河事记载。大河仍经行今开封、兰考之北。元至正四年(1344年),黄河北决于白茅(今山东曹县西北)至黄陵岗(今兰考县东北宋庄村)之间。至正十一年(1351年)贾鲁治河,堵塞决口。从黄陵岗南2里处开新河20里,到刘庄入故道。以下有浚有疏,直到归德,这就是后人所说的贾鲁故道。贾鲁治河成功后,到明朝初年,河道没有大的变化。

第二次是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河决原武黑羊山,主流经开封城北5里,东南经陈留、通许、陈州、项城、太和、颍上、寿州至正阳入淮,称大黄河。原由兰阳出归德至徐州的故道淤积严重,过水甚少,称小黄河。明永乐九年(1411年)秋,开挖疏通封丘中滦至祥符鱼王口(今属封丘)旧黄河20余里,使大黄河自封丘金龙口(即荆隆口)下鱼台塌场,汇汶水,经徐、吕二洪南入淮,恢复了明初故道。永乐十四年(1416年),河决开封,由土城(宋外城)东北5里,经城东边村、独乐岗(今祥符区城东街道)至淮远入淮。这时开封城西还有一股河,经尉氏、洧川汇颍入淮。到明宣德六年(1431年)这股河还存在。

第三次是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河决荥泽孙家渡,主流经原武至开封城西南分两股:一股经洧川趋临颍、郾城;一股经尉氏、通许、扶沟、太康、西华、商水、项城合颍入淮。开封城被撇在黄河北岸。原经开封城北、东出徐州的贾鲁故道水流微弱。明景泰四年(1453年),在封丘金龙口、兰阳铜瓦厢(今兰考东坝头)等处,开渠引河水东北入运河。

第四次是明弘治二年(1489年),大黄河自中牟以上北徙,经原武、阳武、祥符、封丘、仪封、考城等县,水量约占全河的70%。南决一股水量占30%,自中牟杨桥至祥符分为二支,一支经尉氏等县,合颍水下涂山入淮;一支经通许等县,入涡河下荆山入淮。开封城处于两河之间。是年冬季,南决者水流微弱,北徙者水消沙积,两者合而为一。由祥符翟家口(今黑岗口一带)经陈留、兰阳,过丁家道口下徐州。黄河主流在开封城南行河42年后又回到开封城北,大体接近现行河道。明嘉靖六年(1527年),在“北堤南分”治河方策的支配下,疏浚兰阳赵皮寨(今兰考县城北)分流南下,以减缓大河水势。嘉靖七年(1528年)、九年(1530年)接连疏浚。到嘉靖二十三年(1543年),在“纳水归于一槽”方策的指引下,南流故道尽塞,全河归于淮泗。

第五次是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河决仪封青龙岗,屡塞屡决。遂在兰阳南岸三堡人工开新河,使之局部改道。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三月,引大河至商丘七堡复归故道,并在今兰考县城西北二坝寨北,堵截去青龙岗的河道,大河全归新河,即今兰考北关故道。

第六次是清咸丰五年六月十九日(1855年8月1日),黄河在兰仪铜瓦厢三堡(今兰考东坝头以西河床内)漫决。次日,全河夺溜。溃水先向西北,再折向东北,至兰通集溜分两股,一股由赵王河下注,经山东曹州府(今菏泽)以南至张秋镇穿过运河;另一股经长垣小清集至东明雷家庄,又分为两股,一股经东明南门外,行水70%,与赵王河下注的漫水汇流,至张秋穿运河,一股经东明北门外,行水30%,由茅草河至范县以南渐趋东北,至张秋穿运河。统归大清河入渤海,形成今东坝头以下河道。从而结束了长期南泛夺淮的局面。

第七次是1938年,国民党军队决黄河以阻日本侵略军进犯。当年6月9日,花园口决口改道后,故道断流。主流沿贾鲁河流经中牟向东南流,过开封朱仙镇和尉氏城东,入鄢陵、扶沟,到正阳关入淮。支流自中牟顺涡河经开封、通许及杞县西南边镜,过太康等地至淮远入淮。到1947年花园口堵口合龙后,黄河回归故道,再由今河道行河。

据统计,每年有3亿吨泥沙淤积在黄河中下游河床内,使开封段的河床每年平均升高10厘米。这样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开封河段已逐步形成闻名中外的悬河奇观,同时形成了“城摞城,城套城”的奇特现象。介绍到这里,葛奇峰不由感慨:“洪水淹不死,泥沙埋不住,战火烧不垮,灾难压不倒,开封骨子里是勇,气质里是刚,似黄河挡不住滚滚东流,似春草烧不尽生生不息。”

 
3上一篇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